標簽: <span>心理咨詢</span>

怎樣判斷一個咨詢師是否靠譜?

多年以前,當別人問我怎么判斷一個咨詢師是否靠譜的時候,和很多人一樣,我會去看一些指標,例如:這個咨詢師是什么專業什么學歷,TA從事心理咨詢有多久,是否全職從業,經歷過哪些培訓,有多少個人體驗,有多少咨詢經驗,有多少被督導經驗,等等等等。我曾經以為通過這些指標可以對一個人有個大致的判斷,后來我發現,好像是我的想法太簡單了。 我很難把原因說得很清楚,但其實想想也簡單,人畢竟是活的,你真的沒法通過一些指標就去判斷一個人怎樣。實際上在生活中很多事情上都沒法通過指標去做出判斷。就像一個看起來條件特別好...... 閱讀全文>

心理咨詢是怎樣進行的

很多來訪者都很關心心理咨詢是怎樣進行的,這里先簡單列舉一下一般意義上的心理咨詢是怎樣做的,然后再說一點我自己的理解。 主流的心理咨詢無非是三大流派——精神分析、行為主義和人本主義,其中精神分析的知名度可能是最高的,所以我就先來說說精神分析是怎樣做的。首先是初始訪談,共進行n次,目的是作出評估和篩選,然后進入正式咨詢階段,每周四到五次,每次五十分鐘左右。咨詢中會進行自由聯想、對夢進行解析、處理移情和阻抗等等,然后達成所謂的“修通”,這期間可能會有反復,順利的話會最終會達到一個咨訪雙方比較滿意的狀...... 閱讀全文>

總有一些痛,是不可避免的

當我還是一個新手媽媽的時候,每次帶孩子去打預防針我都焦慮,就是因為打針一定會疼,孩子可能會哭。 我已經忘了《好媽媽勝過好老師》中尹建莉是怎么談論父母如何應對這種情境了,但是我記得它給了我一種確定感:我可以不撒謊,孩子可能會逐漸接納打針的疼痛。帶著這種確定感給我的安慰,我開始跟孩子耐心交流。我跟她說打針會疼,但是疼一會兒就不疼了,哭或者不哭都是這樣,所以可能還不如不哭呢。然后我的孩子果然適應了這種情況,逐漸地她變得淡定了一些,打針時真的不哭。然而我發現打針的時候孩子雖然不哭,但是她仿佛在努力...... 閱讀全文>

從碼農的視角看心理咨詢

很多人對心理咨詢表示好奇,是不是會催眠然后打個響指就會醒?是不是說點什么來訪者就會敞開心扉或者醍醐灌頂?這一切如此神秘,到底是怎樣一個過程?今天我想從碼農的視角來做一個解讀。 心理咨詢的過程有些像Code Review。做過開發的同學可能都有過這種體會,在一次認真的Code Review中,我們解釋代碼的邏輯,查看代碼的組織等,很多時候不僅會發現代碼中的缺陷,甚至有時候會發現設計上的問題。一方面是在與人討論時,我們的陳述本身就讓我們自己進行了一遍閱讀和反省,一方面是他人的視角有時候會看到一些我們的盲點,再加上彼...... 閱讀全文>

保持好奇,合理期待——我對于催眠的基本看法

催眠是指喚起一種非正常的心理狀態,現在僅被一些外行人用來作嘩眾取寵的表演。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1926) 我們接到過一些電話,上來就問“你們做催眠嗎”,給人的感覺是他已經認定催眠能解決他的問題,甚至只有催眠才能解決他的問題,由于我們是不做催眠的,也只能簡單地告訴來電者我們不做,但是如果他愿意進行談話式的心理咨詢,我們是非常愿意提供的。電話中很難做更多的說明,今天借著這篇博文,我希望能說得更具體一點。其實我對催眠所知甚少,但是這并不妨礙我來分享一下我對催眠的一些看法。 很早以前就打算寫一篇關于催...... 閱讀全文>

夢回初戀:那么愛一個人,也可能只是不甘心

昨晚又夢到了初戀。夢里好像我們已經分開,然而我依然無法忘懷,當我看到他對我仍稍存好感的跡象的時候,我小心翼翼地開始醞釀希望。那樣的小心翼翼,不知道有沒有感動別人,反正是感動了我自己。 我多么熟悉這種渴望,畢竟在我的青春中,有很多時間真的是浸泡在這樣的渴望中的。那時候,我不想要更多,甚至不想要更好,我只要他,仿佛他是我全部的幸福,唯一的快樂的源泉。夢里的那種緊張的心情,和當年并沒有什么不同,這么多年過去了,依然如此清晰。 我習慣于和我老公分享和分析我的每一個情緒強烈的夢境,這個夢自然也不例外...... 閱讀全文>

當女心理咨詢師面對性騷擾

昨天又接到了一個性騷擾電話,聽到聽筒傳來一個男性壓低的聲音詢問是否是心理咨詢的時候,我把電話給我老公來接聽,于是對方變為無聲,最后掛斷電話。果然不出我所料,這應該又是一個以性騷擾為目的的電話。 大概五年前在我還在進行心理咨詢師見習的時候就見識了這類操作。這種一般在夜里打來的電話,專門尋找女咨詢師來交談。他們談論的性相關的話題具有很好的故事性:亂倫、獸交、SM、戀物,描繪異常生動。 按說這些我都已經見慣了,尤其是去年四月到九月之間當我還接待網絡來訪者的時候,曾經從某個平臺過來的傾訴電話90%以上都...... 閱讀全文>

精神障礙離我們有多遠,談談精神分裂

小時候在農村生活,感覺每個村都有那么一兩個瘋子或者傻子,那是我最早的關于精神障礙的理解:低智商的、喪失生活能力的、總之非??膳?。多年前,在學變態心理學的時候我依然是感覺很痛苦的,看著那么多夸張的癥狀描述,就會悲從中來,覺得世界上怎么會有這樣的可憐人?,F在我們作為全職的心理咨詢師,已經接待過400位來訪者了。這些人中有一些是已經診斷為精神障礙的,有的已經住院多次服藥多年,然后我才發現它遠比我之前的想象要好得多。 那么我們就來談談聽起來最為可怕的精神分裂吧,多數人的印象中可能他們瘋瘋癲癲甚至還有暴...... 閱讀全文>

我們有權選擇待在痛苦里,從小時候那根不敢挑的刺說起

小時候,白天父母要去田里忙碌,很多時候便跟著爺爺奶奶。有一天,我的手指上扎了一根刺,很小很小的一根刺,只露了針尖大的一個頭。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都想要幫忙把它搞出來,比如說記得有人提出要用針挑出來,我非常非常害怕,所以每一次我都會捂著手,拒絕這樣可怕的幫助。后來他們幫我把手指包扎了起來,過了幾天,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了,手指也漸漸不疼了。 前陣子,我女兒的手上也扎了一根小小的刺,纖細的刺只露了一兩毫米左右的頭。她和當年的我一樣害怕,我當然不會提出用針挑這樣的建議,我拿出了一個非常非常小的鑷...... 閱讀全文>

人的性格是能夠改變的嗎?

由于我是一個內向的人,所以文中舉例子的時候都是以內向為例,對于因為其他性格特點而帶來的不舒適,道理基本上是一樣的 在我接待來訪者的過程中,有多位來訪者提出過同一個問題:“人的性格是能夠改變的嗎?” 其實這個問題似乎早已有答案了,人們經常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可見人的本性是很難改變的。除了因為腦外傷而導致性情大變的例子,我沒有聽說過一個人的性格會發生顯著的改變。在心理學上,根據人的氣質類型,可分為膽汁質、多血質、粘液質和抑郁質,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偏向于其中的某個類型。榮格在《心理類型》中把人格分...... 閱讀全文>

再談界線:對于“一鳥友不同意我們不要孩子”事件之補充

這個事情在《談界線和自我保護:你可以不同意》里面已經說過,這里再做一點補充。 首先,對于這位鳥友,我對她的印象 …

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1年11月)

最新收費標準請參考《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2年6月)》 魚樹心理于2021年10月對收費標準進行了 …

什么樣的心理咨詢才算是成功的?

作為心理咨詢的參與者,來訪者和咨詢師都很關注咨詢能否取得成功。我們的咨詢室成立以來接待過為數不少的來訪者,每一 …


為什么咨詢間隔內不鼓勵聯系咨詢師?

?在我們的咨詢協議中,有這樣一條:“魚樹心理的電話和其他聯系方式僅用于咨詢預約和回訪,不鼓勵來訪者在咨詢時間以 …

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2年6月)

?繼2021年10月之后,魚樹心理的收費標準迎來了第三次調整。本次調整后,收費標準更加簡單,如下圖所示。 …

生活中的心理學:特別害怕麻煩別人怎么辦?

很多人都害怕麻煩別人,不愿意干擾別人,不愿意成為別人的負擔,擔心被拒絕,擔心被取笑,害怕尷尬,因此盡量減少某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