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博客

本網站一切內容均為原創,請勿轉載

為什么咨詢間隔內不鼓勵聯系咨詢師?

?在我們的咨詢協議中,有這樣一條:“魚樹心理的電話和其他聯系方式僅用于咨詢預約和回訪,不鼓勵來訪者在咨詢時間以外與咨詢師有預約或回訪內容之外的聯絡?!?/p>

這是一條“很沒有人情味”的約定,很多來訪者和來訪者家屬都對此感到有些不滿,然而這條約定卻是我們踩著前面走過的坑所總結出來的一條最佳實踐。

凡是稍微學過一點心理咨詢的人,應該都知道“設置”的重要性,我們“知道”咨詢關系是一種特殊的專業關系。在我的理解中,咨詢師是在出租自己的時間給來訪者的,在這個出租的時間內,我們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人生經驗等與來訪者來進行工作,圍繞著彼此協商的咨詢目標,來盡量幫助來訪者。既然如此,我們就只需要在來訪者預約的時間內,與來訪者來進行交流,而無需在此之外與來訪者進行溝通。當然,我說的是在除了預約、回訪、危機情況等特例之外的情況下。

那么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僅僅是為了咨詢師自己不被打擾?我想說,不是的。咨詢師的很多安排,是對咨詢關系的一種保護,也就是說,它既保護咨詢師,也保護來訪者,而且尤其保護來訪者。也就是說,即使我作為咨詢師愿意奉獻自己的業余時間來與來訪者交流,那可能也會傷害到來訪者的利益。

下面我將分享自己的一些真實經驗。

在開始咨詢師的職業生涯的最初階段,我曾經有過一個年輕的來訪者A。A接觸我的開始危機重重,時常陷入到負面情緒中無法自拔。面對在異國他鄉的A,我發覺我很難在A向我發信息時拒絕A——盡管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但是當時我會覺得,如果我舉手之勞能夠給對方一點溫暖的話,那又何樂而不為呢?于是我不時地會給A一些回復。這在一段時間內讓我自我感覺良好,直到A的那一條消息出現:“你的每一句話都在把我逼向死亡!”我感到異常震驚!

這確實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雖然我們大家都知道,在我們平時的消息溝通中是有溝通漏斗的現象存在的,然而這是第一次我感到如此大的偏差。我滿懷好意的回復,任我如何想象,都無法想象到還能帶來這樣的災難后果。

那么這會不會是一個個例呢?我很希望它是一個個例,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讓我來談談我的另外一位來訪者B。B時常在咨詢間隔中想要與我交談。作為我面對面咨詢的來訪者,我給B唯一的聯系方式就是我們的預約電話,這個電話在無人接聽時則會被轉接到手機上來。于是很多次我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正在拉著孩子過馬路,B打了電話過來;我正在滿手面粉地做面食,B打了電話過來;我正在騎車回家的路上,B打了電話過來……而且很多時候,B想跟我分享一個重要的信息,或者是一個不輕易告訴別人的秘密——這時候,站在B的角度上,B很需要得到一個專業的反饋,至少需要有耐心的傾聽,還會需要有恰當的回應,而那時候的我卻并不處于可以做出高質量反饋的狀態,而且無論是誰,都無法做到時刻處于那樣的狀態中。所以心理咨詢確實是一個嚴肅的事情,我并不因為是一個職業的心理咨詢師,就時刻處于一個可以專業工作的狀態。這也是為什么我需要學習、需要看筆記、需要聽錄音,需要做各種準備的原因。

我再來分享和另外一個來訪者C的合作吧。C是我比較喜歡的一位來訪者,也是我第一個咨詢超過一百次的來訪者。C很需要貼心的照顧。我記得有次我去武漢出差,在擠滿了人的地鐵上,我回復C的一個表情,讓C回應到:“你鄙視我?”我還記得當時自己腿邊靠著行李箱,一手扶著電梯扶手,一手拿著手機給C回信息,然后當我看到C說“你鄙視我?”的時候,我一臉懵逼,可能還有點委屈吧,但是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一臉懵逼,還有充滿惶恐。

心理咨詢師的工作是一個需要全心投入、認真感受、準確回應的工作,沒有誰是可以隨時進入專業狀態的,而糟糕的回應是可能帶來“事故”的——這樣的“事故”不僅僅會傷害到咨詢師,更重要的是它會傷害到來訪者,而這是我們最不愿意見到的事情。

從最初的磕磕絆絆一路走來,回顧之前種種的經驗教訓,我才漸漸知道,或者說不僅僅是“知道”,而是還“感覺到”,咨詢間隔中的交流可能真的是有害的。心理咨詢確實不是一項簡單的工作。

好的,我想以上的種種已經大致說明了為什么咨詢間隔最好不要聯系咨詢師,那么為什么是“不鼓勵”而不是禁止呢?這里我分享我個人的觀點。我認為咨詢師可以倡導來訪者做什么,但無權禁止來訪者做什么。

我遇到過一位來訪者D在某個階段拼命給我發消息打電話,對此我是這么做的:你可以發消息,但是我可能不會看,也不會回應;如果你發的消息已經影響到我,那我有可能會在告知你的基礎上將你屏蔽,致使你約咨詢的消息可能會被忽略,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建議撥打我們的電話來進行預約;如果你發的消息嚴重干擾到我,那我有可能會在告知你的基礎上將你拉黑,致使你無法再向我發送消息,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預約時請撥打我們的電話來進行預約。有一次D問我,你怎么可以這樣對待我,你不覺得你太沒有禮貌了嗎?我非常認真地跟D說,我覺得我在非常努力地保護我們之間的關系,最終經過討論,這也得到了D的認可。來訪者D曾經質疑我,D說你看老師就是課下還可以問問題,咨詢師為什么不可以?我記得我當時告訴D,因為我不是老師,老師在整個在校期間都是工作時間,哪怕你下課去問問題,他們依然是在工作時間內,而我作為咨詢師,我的工作模式是不一樣的。我是將我的某些時間出租給來訪者,在出租時間內,我與來訪者一同工作;在出租的時間之外,盡管我還會做許多與來訪者相關的工作,但我已經沒有義務再回應來訪者,而且即使我去回應,這也很多情況下并不是對來訪者有益的,而是有害的。好消息是,經過多次的溝通磨合,我們最后一起找到了我們可以共同接受的邊界,這個邊界至今還在保護著我們之間的合作。

心理咨詢是一項專業的工作,我們的每一項設置都是參考行業內的通用設置,再結合自己的經驗教訓和心得體會而認真思考過的。這樣慎重的思考是我和各位來訪者合作的基礎,也是對我們咨訪雙方的保護。

點擊數:37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再談界線:對于“一鳥友不同意我們不要孩子”事件之補充

這個事情在《談界線和自我保護:你可以不同意》里面已經說過,這里再做一點補充。 首先,對于這位鳥友,我對她的印象 …

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1年11月)

最新收費標準請參考《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2年6月)》 魚樹心理于2021年10月對收費標準進行了 …

什么樣的心理咨詢才算是成功的?

作為心理咨詢的參與者,來訪者和咨詢師都很關注咨詢能否取得成功。我們的咨詢室成立以來接待過為數不少的來訪者,每一 …


為什么咨詢間隔內不鼓勵聯系咨詢師?

?在我們的咨詢協議中,有這樣一條:“魚樹心理的電話和其他聯系方式僅用于咨詢預約和回訪,不鼓勵來訪者在咨詢時間以 …

我們的心理咨詢是如何定價的(2022年6月)

?繼2021年10月之后,魚樹心理的收費標準迎來了第三次調整。本次調整后,收費標準更加簡單,如下圖所示。 …

生活中的心理學:特別害怕麻煩別人怎么辦?

很多人都害怕麻煩別人,不愿意干擾別人,不愿意成為別人的負擔,擔心被拒絕,擔心被取笑,害怕尷尬,因此盡量減少某些 …